投资前景问答中心 市场供需 通讯名录
返回首页

奇怪的无钩垂钓者

大河东去,阳光灿烂,湛蓝的江水波面金光粼粼。凉风轻抚,空气中荡漾的满是桂花芳香。溪风山南面的这条大河,横亘万里,名叫楚江,传说贯彻阴阳两界,人鬼共享。
 
沿楚江往西,在距离溪风山数百里之外的上游江中,有一座冲积岛屿,方圆面积不大,但长满桂树,秋分时节,桂花满天,楚江水香,吸引来不少垂钓者到此赏花钓鱼,因此世人也常管这岛屿叫楚江水香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岛上一株歪脖子桂树下,有一个肥硕中年汉子正在垂钓。他靠坐在距离江水丈余处,脸上的肥肉早已将双眼深深藏起,但细长的肉缝之中,还是隐约可见眼神精锐慑人。手里握着一支两丈来长的粗壮毛笔,以笔为竿,末梢系着一根长满纤毛的麻绳。这麻绳瞧来便有拇指般粗细,竟这般被胖子甩在江水里,作为钓绳,也不知他钓的乃是何方水怪。
 
这胖子的古怪诡异,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垂钓者的目光,纷纷驻足凝望,疑惑不解。远处一个枯槁老头架竿盘膝而坐,闭目摇头,口中念念有词,膝前摆着一个鱼篓。老头身旁的一个瘦小汉子撇嘴问道:“食腥鬼,你可认得出那胖子是谁?咱这么些年,可头一回见到这么个怪人。”
 
老头徐徐睁眼,瞟了一眼胖子,又瞄了一下瘦小汉子,嘿笑道:“你只管钓鱼,瞅别人作甚?”他声音沙哑,口气更无力。
 
瘦小汉子突然生气,骂咧咧道:“你奶奶的,还钓个屁,昨儿开始,这楚江里就没见过鱼影,你说这怪不怪,这么多人,还真没人钓到过,没理啊。”半晌过后,他又长嘶了一口气,豁然开朗道:“诶!我想起来了,就那胖子来了之后,这鱼就都没了。”
 
老头皱了皱眉道:“小心祸从口出。”
 
正当这时,歪脖子桂树下胖子动了动肥硕身躯,惊的瘦小汉子背后直冒冷汗,只见胖子缓缓抬高粗壮毛笔,麻绳渐渐从江水中抽离,末了,瘦小汉子忽然怪叫一声,指着那麻绳道:“你瞅瞅,你瞅瞅,那钓绳粗些也就粗些,竟连鱼钩都没挂,他这是……当年天神道十三公之姜公牙钓鱼好歹也给装了个鱼钩,这胖子倒好,连钩都省下了。”
 
胖子蓦然发笑,心情极佳,道:“哈哈哈,老子钓的可不是鱼,老子钓的乃是这一整条楚江。”站起身子,朝东望去,眼缝中精光烁烁,惊喜,期待,激动一时通通迸涌出来。
 
“殿下……”
 
胖子这般念了一声,整个肥硕的身子下一时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原地处,桂花飘摇,错错落落。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